又见炊烟

时间:2011-12-11 作者:满荣久

又见炊烟升起

暮色罩大地

想问阵阵炊烟

你要去哪里

夕阳有诗情

黄昏有画意

诗情画意虽然美丽

我心中只有你

我是在大学里,第一次听到这首歌。歌词悠扬婉转,曲调优美动听,极具异国情调,贴近你我生活,给人以美的感受。歌曲演唱者邓丽君,用她天籁般的声音,字轻句柔的演唱技巧,演绎了家乡的爱,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对未来的无限希望,勾起我对家乡的缕缕情思。

小时候住姥姥家。在我记忆中,姥姥是最能起早的。那时候,农村很穷,谁家也没有表,只能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估算时间的方法,白天看日头,晚上观星相,早上听鸡叫。如果鸡冒叫了,那可就惨了!那时候,经常听姥姥说,“死老婆子,又犯傻了,起个大早,赶个晚集!”尽管这样,姥姥宁可不睡,也要让姥爷出车,我走远路上学,能吃上可口的饭菜,从来没有耽误过。

我想,我们家升起的,应该是全村第一缕炊烟吧!每天早上,走在上学的路上,村里炊烟四起,人声嘈杂,鸡鸭欢歌,小鸟鸣唱。仔细倾听,小猪的哼叫声,大黑的汪汪声,孩子们的吵闹声,与挑水扁担的“咯吱咯吱”声一起,构成了生动鲜活、亲切感人的乡村画面。走出村口,回身望去,整个村子烟雾缭绕,如入云雾之中,似梦似幻、飘飘欲仙,给人很不真实的感觉。

我很喜欢,炊烟四起的感觉。这炊烟带来的,不仅有家的感觉,还有亲人的呼唤。小时候贪玩,不管是打尜、抽猴、藏猫儿,还是跳房子、打口袋、下五道,甚至比大点,扒拉火柴棍。玩起来天昏地暗,没有时间观念,但只要谁看见,家里的炊烟由浓到淡,那就是饭已OK,需要赶快回家。要不然,等待你的,可能不全是笑脸。

当然,以炊烟作判断,回到家里吃饭,其实也不准确。如果回去早了,我会非常着急,恨不得立马揭锅,一口吃到嘴里。这时候,姥姥总是笑话我,说“红薯红薯你快熟,我家有个急嘴刘”。说只要我喊,那红薯就熟了,可是我知道,这不是一喊就成的。所以,我也不管姥姥,她要省柴的想法,拼命的帮她拉风匣,直到可以揭锅为止。

说到那时的农村,不仅缺衣少穿,而且没吃没喝。如果是在冬天,家家户户飘出来的,都是红薯的味道。如果红薯坏了,还有一股子中药味。如果说有菜,那就是萝卜条。姥姥经常在红薯锅里,蒸一碗萝卜条。只有等到出锅时,才会放一点儿猪油,姥姥管这叫“后老婆油”。在漫长的冬日里,那是吃红薯的日子。一天三顿饭,顿顿都是红薯,几乎见不到粮食,又没有油水,闹得人非常能吃。我们一家三口人,蒸一大锅红薯,一顿过后所剩无几。如果在红薯锅里,蒸一碗小米粥,那种香甜的味道,真是没办法形容!

如果顿顿红薯,只要能吃饱,那也算是幸运的。因为很多人家,刚刚过了年,就断了顿,不得不向生产队借。当时,每个生产队都有存粮,还有一个好吃的名字,叫做“储备粮”,是应“备战、备荒、为人民”的口号,由生产队集中保管起来的。“储备粮”的发放标准是,成人每天八两,小孩每天六两。那是什么概念,这点儿粮食,又没有蔬菜,又没有肉食,别说吃干的,就是喝粥都不够。那时,我经常到小朋友家里玩,看到的是一大锅黑乎乎的稀粥。锅有多大,直径超过一米。这么大的一锅粥,每人一碗一碗的喝,居然把它喝个精光!甚至,他们能把碗舔光,把锅用手指刮净。

有人说,那黑乎乎的一锅,不就是一锅粥嘛,有什么难喝的!朋友,如果你这样想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。那一大锅粥,主要原料既不是米,也不是面,而是叫不出名字的“菜”。什么菜,可能是红薯秧,也可能是烂菜叶,还有可能是连猪都不吃的杨树叶。

我没法用语言,描述那时农村的饥苦。只是知道,在太阳地里、在墙根下,到处都是大肚子蝈蝈一样的孩子。那时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后来,看了介绍非洲难民的影片,才知道孩子高高隆起的大肚皮,是营养不良的重要特征。

那个时候,流传着这样一副对联:叫做“吃一升,借一升,升升不断(升,当时农村粮食的一种计量容器,有四斤左右吧);烧一捆,割一捆,捆捆相连。”横批是:“细水长流!”也不知道谁这么有才,写出的对联这么传神。可能朋友会觉得好笑,而我却有着别样心緖,心中升起丝丝悲哀,久久不愿离去!

当然,缕缕炊烟送来的,不仅只有凄苦,还有幸福和快乐。那时候,只要在腊月里,随风飘来的,有水豆腐的清香,有年糕的甜美,还有猪肉粉条的诱惑。记得那时过年,姥姥总是蒸两碗肉。那是过了油的肉,肥而不腻,满口留香,我会一口气,吃掉一大碗。这也是全年之中,唯一的一次解馋。就是到了现在,想想那时的吃相,总觉得不可思议。

我喜欢炊烟,它让人心驰神往。当你身在异乡,当你身在职场,当你身心俱疲,只要远远地看见,那咱家烟囱里,缓缓升起的袅袅炊烟,就会有说不出的感动,想象不到的温暖。因为你知道,在你的家里,有人在牵挂着你。她关心你的安危,关心你的冷暖,精心备好了酒菜,在等待你的归来。只有在这一刻,你所有的付出,努力和奋斗,艰难和困苦,泪水和汗水,都在这一刻,得到了最好的回报。

我喜欢炊烟,它弥漫着家的味道。有多少次,我走近家门,倾听风轮的轰鸣,锅碗瓢勺的交响,女儿银铃般的笑声,却长时间踌躇徘徊,怕打破家的温馨,心的宁静。从厨房里飘出的,是稻米的飘香,小菜的清新,是一家的幸福,生活的甜蜜。我爱我的妻子,我爱我的女儿,我爱我的家庭。以前在城市里,每天骑个破单车,在大街小巷里,闯红灯如家常便饭,可现在不敢了,因为我想好好的活着;如果现在打仗,请原谅我的逃避,因为我无法想象,远离我的亲人;如果天崩地裂,恐怕我要先回家,去救助我的亲人,哪怕是丢掉了工作,失去了前程,也在所不惜。

我喜欢炊烟,尤其喜欢夕阳下,那缕缕升起的炊烟。你看,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,在彩霞满天的时光里,从屋顶上升起的炊烟,有的黑烟滚滚,有的青烟淡淡。晚风轻轻地吹着,它们不停的升腾,不停的扩散,飘向很远很远。或变成七彩霓虹,把美丽撒向人间;或变成层层薄雾,在月夜的笼罩下,一切都那样的虚幻,有如人间仙境一般。所以,不管在遥远的乡村,还是在城市的边缘,只要看见炊烟升起,我的心都会随着炊烟,在自由的天空里盘旋。

啊,炊烟!你是那样的亲切,你是那样的撩人,就像一个清纯少女,深深地打动我的心。我终于明白,又见炊烟,是多么的幸福。那是灵魂的回归,是人生快乐的源泉。原来,我驿动的心,只有回到家里,回到从前的乡下,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,才能获得短暂的宁静。原来,我的人生,只有与我的家,与家乡连在一起,才会唤发出夺目的光彩。

炊烟,又见炊烟,那是亲人的期盼,是家乡对游子的呼唤……